《琅琊榜》,让整个小说界都沸腾起来,也借着我们这时段的爱国热情这阵风!也许很多人都不认识一部军事小说,今天小编给大家介绍下!

  西墙上,吴兴冷眼看着冲过来的建奴,发出了一声冷笑,对墙上的兵丁喊道:“弓箭、火铳准备,等待命令射击,未得军令提前放箭、放铳者,斩!”建奴越来越近,小跑变成了狂奔,已经距离堡墙不足百步了。西墙上的家丁们依旧沉着、冷静,但是长宁堡的兵丁们就不行了,一个个吓得面色惨白,要不是身边有如狼似虎的家丁看着,此刻估计已经逃跑了。突然,“彭”的一声响,只见火光一闪。一个兵丁按耐不住击发了手中的火铳。“找死!”吴兴暴怒一声。紧接着,火铳接二连三的响起,犹如鞭炮一般噼啪乱响,西墙上白烟滚滚顿时犹如仙境一般,弓箭手也都跟着发疯一样向外射箭---此时建奴尚在射程之外。不待吴兴下令,带头放铳的兵丁就被一旁的家丁一刀枭首。“哈哈。”“胆小如鼠的明人。”建奴见明军被自己的威势吓得提前放箭、开铳,心中一喜,都认定这长宁堡旦夕可下了。

  一个二十多岁衣衫褴褛的年轻人左顾右盼,终于确定朱平槿叫的就是他。他扭捏着从队列中钻出来,把前面的排面挤得弯弯曲曲。年轻人站在朱平槿面前,紧张得手足无措,两腿忍不住要弯曲下跪。“立正!向世子报告你的姓名!”宋振宗手提竹棍快步过来。朱平槿向宋振宗摆摆手,跳下凳子,带着和煦的笑容面对年轻人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是哪儿人啦?”高个年轻人很认真地回答:“小民陈有福!夔州府达州新宁县(今开江县)人。”“喔,你是川东的人。你想不想吃饱饭穿暖和啊?”朱平槿与基层群众交谈时,总是带着和煦亲切的笑容。这种习惯性的微笑,今天收到了效果。那年轻人在朱平槿的感召下,终于放下了心里包袱,说了第一句实话:“怎么不想?我做梦都想!”“你为什么想吃饱穿暖啊?”这问题明显是废话。但朱平槿相信大明朝的乞丐草标,绝对答不出“这是人的本能”之类的答案。果然,高个年轻人抠了抠头皮,被这简单的问题难住了。朱平槿继续微笑着,循序善诱:“吃饱穿暖,你是不是想活着啊?”

  许心言骑着马从风沙中冲了出来,他脸上蒙着一块布,历史军事头上的黑色冠帽压得很低,只露出了一双眼睛,这眼睛是半睁半闭着,躲着风沙的侵袭。在他身后,跟着一个穿着黑色甲胄的甲士,这些甲士有个称呼,叫做玄甲铁骑,乃是当初太宗横扫天下的最重要的武力。每一位甲士最起码都打通了小周天,太宗麾下有着数百玄甲铁骑,每每在战局最焦灼的时候冲入敌军最为薄弱之处,就像是菜刀切开豆腐一般,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将敌军的战阵击破,之后,便引起了连锁反应,使得敌军大阵彻底崩溃,化为一盘散沙。后来,在玄武门事变之中,也是这只玄甲铁骑压制了大唐禁军,逼的禁军不敢出灞上军营半步,以区区一千人就逼迫好几万的大唐禁军不敢妄动。当然,这也是因为太宗在军中的威望实在太大,和当时的太子一样,太宗经常在外领兵作战,而太子负责的是后勤输送,从某个角度来说,两者其实的功劳相差仿佛。

  年初的时候,有人上本给忽必烈,弹劾达春常年领重兵在外,却成效甚微,劳民伤财。虽然忽必烈将此事压了下去。但达春心里明白,这种统领大军,独断专行的日子久了,必然要引起皇帝的猜忌。按照宋人的逻辑,则是有拥兵自重的可能,皇帝必须要采取措施预防的。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忽必烈的皇位取之不正。当然最担心别人效仿。达春叹了口气,目光再次投到地图上,江南西路,再加上福建,自己管理的地方的确太多了些。见达春叹气,塔娜也不再乱议论朝政,围着地图转了两圈,手指着潮州问道,“爹,既然宋朝船队的粮食大部分来自潮州,难道现在,我们不能派人先取了此地么。页特密实将军呢,等他从邵武收兵回来,顺路将潮州取了,不就省却了很多麻烦?”一句话,不小心戳到了达春的痛处。“老”将军摇摇头,刚刚有些疏缓过来的脸色,刹那间又变得铁青。